陈盆滨,为圆冬奥梦转项越野滑雪

陈盆滨,为圆冬奥梦转项越野滑雪


  过去一个月,40岁的陈盆滨在老山基地进行滑轮训练。


陈盆滨,为圆冬奥梦转项越野滑雪


  穿上印有国旗的国家队队服,陈盆滨现在是“正规军”了。


  从渔民到极限马拉松运动员,大家都喜欢喊陈盆滨为“疯子”。现在,“疯子”又有了新的疯狂举动。11月15日上午,陈盆滨正式宣布加入中国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这个打小没见过雪的南方人开始了人生的又一次挑战。目前,陈盆滨已跟随国家集训队陆地训练了20多天,下周将赴芬兰雪上训练。“我没成功的时候,人人觉得我是疯子。”陈盆滨希望通过3年多的训练,有机会代表中国出战北京冬奥会。


  自评


  成功前人人说我是疯子


  一个多月前,国家体育总局领导找到陈盆滨,问他是否愿意转项越野滑雪。这对打小没怎么见过雪的陈盆滨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我当时在想,这跨度有点大吧。”


  不过很快,陈盆滨决定尝试一下,“人这一生,机遇不多,有机遇了就一定要抓住,否则就溜走了。”


  陈盆滨坦言,当时的确有过犹豫,“你说我一个职业运动员,在圈子里混得也挺好的,现在要从一个高点回到原点,也会有点想法。但日子不就是一个又一个挑战吗?我喜欢挑战,也喜欢坚持,而且领导找我,也是看得起我。”


  1978年3月,陈盆滨出生于浙江台州市玉环县鸡山乡,家中以捕鱼为生。在成为一名极限马拉松选手前,陈盆滨在老家做了9年渔民。


  2001年起,陈盆滨参加各种马拉松赛事,从此一发不可收。起初那几年,家里人一直反对他,老家人也都视他为“疯子”。这么多年,陈盆滨从未放弃跑步,现在每天跑40公里,每周来一次80公里的长距离拉练。


  “我没成功的时候,人人觉得我是疯子。我成功了,人人都觉得我是对的。生活就是这样,很现实。”陈盆滨喜欢做一些别人没做过的事情,那样意味着成功几率会大一些。


  决定转项后,陈盆滨把想法跟父亲和妻子说了一下,“他们现在都很支持我,我爸爸之前是反对我跑步的,但看到我现在成功了,也很高兴。”


  除了这些原因,陈盆滨还有个小秘密,这是他转项的一个重要原因。之前每次参加跑步,陈盆滨都喜欢在外衣左胸处贴一面国旗,但总有一种不是“正规军”的感觉。现在,他终于有机会穿上印有国旗的国家队队服了,“这跟我自己贴国旗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转项


  雪上马拉松技术成关键


  虽然小时候偶尔见过雪,但陈盆滨至今没有真正滑过雪。


  “我有朋友是北方人,他们说滑过雪之后会迷上它的。我当时就想,滑雪肯定有独特的魅力。”现在,陈盆滨正在努力成为一名越野滑雪队员,目标直指冬奥会。


  “对我来说,奥运会是最大的舞台,是我一生的追求,也是所有人追求的梦想。以前压根没想过还能有机会参加奥运会。”陈盆滨表示,此前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现在能有机会参加奥运会,一定要加倍珍惜。


  “有人说我是疯子,疯子的想法跟很多人不一样。我做了决定,就会坚持。”陈盆滨称,还有1100多天去实现梦想,“人要是没了目标,明天你都不知道干吗。这个目标,至少让我知道人生还有追求,这对我是个很大的动力。”


  决定转项后,陈盆滨第一时间找来越野滑雪比赛的相关视频学习,“第一印象感觉跟越野跑步有点相似,这是我当时的理解,但现在不这么认为了。”陈盆滨称,自己好歹也是个专业运动员,对运动还是有一定理解的,但真正接触到越野滑雪这个项目后,才发现这比跑步要复杂得多,“我之前觉得自己是个渔民,经常拉渔网,上肢力量还不错,结果跟那些从皮划艇项目转过来的运动员一比,差太多了。”


  跟陈盆滨合作多年的体能师常喜坦言,过去长时间跑步让陈盆滨更多地依赖下肢,上肢力量匮乏,关节灵活度也差很多。“滨哥现在第一步是恢复关节的灵活度,增加协调性。”常喜称,对陈盆滨来说,未来最大的挑战不是心肺能力,而是滑雪技术。


  好在,陈盆滨身上有一股“疯子”气质,愿意挑战、愿意坚持。“我现在上肢力量是差一些,但我相信通过3年的努力,我的手臂力量一定会增加很多。”他说。


  越野滑雪是一项古老的冬季项目,被誉为“雪上马拉松”,全程包括1/3上坡、1/3下坡和1/3平地。转项后,陈盆滨将主攻越野滑雪50公里,“距离不是很大的问题,距离越长,我的优势越大。”陈盆滨称,越野滑雪跟极限马拉松有些相似,都是在不断地上坡、下坡中挑战人的心肺耐力和意志。


  挑战


  爸爸级选手梦想战冬奥


  前几天,陈盆滨外出乘坐出租车。司机看他穿了一身国家队队服,问他是不是教练,陈盆滨说自己是运动员,“司机当时就笑了,说哪有这么大年纪的运动员。”


  40岁的陈盆滨与新中国改革开放同龄,到北京冬奥会时已是44岁。尽管这个年纪转项有着很多未知数,但他说不害怕,“在我面前,没有‘害怕’两个字。如果害怕,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不如在家睡觉好了。”陈盆滨跑了十多年马拉松,他喜欢一个个超越对手的那种刺激感,“竞技场就是这样,你得一个个去超越,这是我要做的事情。任何事情,只有坚持,才能成功。”


  陈盆滨一直把“坚持”挂在嘴边。过去一个月,他随中国越野滑雪集训队在老山陆地训练,最先接触的是滑轮,这是越野滑雪夏训的重要方式。


  集训一个月,陈盆滨摔了100多次。他在网上买齐了护具,尽可能避免受伤,“我不能受伤,时间不等人,我只有1100多天了。”


  越野滑雪这个项目需要经验和战术,但一切都得有充沛的体力做保障,“我吃苦是没问题的,现在在队里,我把自己当机器人交给团队。”陈盆滨认为,能进国家集训队已经很幸运了,接下来全得靠自身努力,“天上不会掉馅饼,做什么事情都得坚持,坚持是最重要的。”


  此前,陈盆滨长时间习惯了独来独往,国家队的集体生活让他新鲜感十足,“之前一个人训练太孤独了,现在在队里完全不一样,好热闹。大家一起吃自助餐,菜很好,营养也跟得上。”陈盆滨说,在队里感觉年轻了很多,“大家都是小年轻,我跟人家爸爸年纪差不多大。这种环境下,人也变得年轻了,感觉也像个小朋友。”陈盆滨感慨,有时候做个小朋友也挺好的,可以忘记一切烦恼,专注去做一件事情。


  由于是国家集训队,定期淘汰是必然的,大家都憋着一口气竞争,陈盆滨说太喜欢这种氛围了。每天训练后,陈盆滨都会写训练日记,很多字不会写,他就让体能师常喜代笔。


  下周,陈盆滨将赴芬兰,与中国越野滑雪队会合,进行雪上训练。一切顺利的话,陈盆滨明年底就可以安排参赛计划了。

陈盆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