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田径痴狂!专访田兵:这份爱冥冥之中已注定

2018年青奥会


2018年青奥会


  作为一场世界级的盛宴,纽约马拉松吸引着来自全球各地的马拉松爱好者。在这些人中,有一位来自中国的跑者,其经历既传奇又励志——他就是国内田径领域最有名、也是最有影响力的自媒体《田径大本营》的创始人窦雨佳。


  或许大家更熟悉的是他的笔名田兵,据他自己说,这两个字的含义就是“田径一小兵”的意思。此前,他因为以自媒体的身份获得奥运田径项目报道资格、自费前往里约,而被国内媒体誉为“独行侠”、“偏执狂”。



2017年纽马边跑边拍摄


  什么?“偏执狂”不是赞誉?或许这个词用在他身上,恰恰可以反映出他对田径的热爱和不惜一切代价的执着。


  说起为何会对田径有这份近乎疯狂的爱,田兵表示,这是因为他觉得一切都是上天冥冥之中的一种安排——一种让他特别感谢老天的安排。


  “其实最早我根本就跟田径半点儿边儿都没有。”他回忆说,“中学时,我中考体育全市倒数第一,只得了5分,其中跑步是0分。作为一个中学少年来说,那是一个非常悲惨的经历。”


  正是因为这份刺激,田兵痛定思痛,在上高中后就非常偶然地爱上了田径,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地跟这个项目结缘。大学时代,他开始正经练习田径,结果大四时就“不可思议地”赢得了北京市冠军。


  因为热爱体育,学中文出身的他去了《中国体育报》当了六年记者,后来又去北京人艺工作了两年多。由于在人艺负责宣传工作时也会做一些公众号,所以在北京田径世锦赛筹备期间,他就开始做《田径大本营》这个公众号。


  令他自己都感到意外的是,做公众号做着做着,竟意外得到了世锦赛官方记者的资格。出于一份想要报道奥运会的心,在那一年结束后,他基本上脱离体制,全心投入到做田径资讯的生活中。结果,他果然如愿获得了里约奥运会的报道资格。


  为了报道奥运会,他几乎拿出了所有积蓄、又住在危险的贫民窟里。钱财、安全在他决定去里约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再考虑过,“在里约的每一天我脑中都有这样的一句话,‘我每天都很开心,如果我现在就死去,我死而无憾’”。这就是田兵,一个为了田径可以牺牲一切的“偏执狂”。


  目前,他每年大约都会现场采访三、四十场田径比赛,纽约马拉松是他今年出国参与的第20场国际比赛。在所有这些比赛中,可以说90%以上都是他自费去的,虽然也有一些能得到田协或比赛本身的支持,但他表示广告赞助他一般都是拒绝的。“我没有计较太多(时间、精力和金钱)这种东西,为了热爱的东西付出是值得的,不想受其他因素影响。”


  尽管目前收入不多,而且可能还要自己“倒贴”积蓄,但田兵表示自己还能够、并且也还想要继续坚持下去。“我现在做自媒体已经整整四年了。明年三月还有一场世界越野跑锦标赛,完了以后我就全满贯了,就是国际田联下的国际大型田径比赛全跑一遍了。这之后,我会缩小出去的频率,不再那样‘有赛必跑’。我想可能是时候去整理一下之前的经历了。”


  他介绍说,一路走来,在采访田径过程中印象最深的就是国外马拉松比赛对于最后一名跑者的等待。“我也是跑者,所以我了解大多数跑者那种需求和心理感受。去年的纽马和今年的纽马和伦马,我都等到了最后一名跑者。而没想到的是,虽然有关门时间,但组织者也都一直在等他们。这扇门永远不关的包容,让跑者感到非常温暖。这种对人性的终极关怀可能是有别于国内比赛的一个最大亮点吧!”



国际田联洲际杯在混采区为苏炳添翻译


  今年已经是他第七次到纽约去了,也是他第二次跑纽马。对于这座城市,田兵觉得一方面它是一座很包容、能容纳各种奇奇怪怪人的城市,同时它还是一个信息综合体,可以在这里找到你想要的一切,再者,这里还有很多田径比赛,是一个能让喜欢田径的人找到归属感的地方,所以相对的,他很喜欢这座城市。



2018年亚运会男子100米决赛后新闻发布会为苏炳添翻译


  当然,田兵也有自己喜欢的运动员。“国内的话就是苏炳添吧!虽说很多人喜欢他,但我不是跟风喜欢他。从2015年起,我跟随他比赛也有很长时间了。我真的是从心眼里佩服他这个人,从人格、能力、他的专注和自律,我都非常佩服他,而且他给了我很大的激励。我不是因为他跑得快才喜欢他,而是因为我喜欢他这个人,而偏巧他跑得很快。”国外的,他说他喜欢美国的短跑、短跨传奇明星盖尔-德弗斯——出于对田径的爱,她克服了需要截肢的疾病,并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连夺两届奥运会女子百米冠军,这些都是让他觉得很敬佩的地方。

纽约马拉松 马拉松爱好者 窦雨佳 田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