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英杰

孙英杰
 
  孙英杰,中国女子中长跑项目上的当家花旦之一,2002年亚运会上包揽了5000米和10000米两枚金牌,成绩分别排名当年世界第二和世界第四。2003年世锦赛孙英杰与刘翔分别在女子万米和男子110米栏项目上为中国代表团赢得了仅有的两枚奖牌。孙英杰还多次在自己的主项马拉松上创造佳绩,2004年夺得世界半程马拉松赛的冠军,在北京马拉松赛上三连冠,并创造了女子马拉松历史上第三个世界最好成绩。
  
  2008年1月5日,孙英杰在厦门国际马拉松比赛中正式复出参赛,但是状态大不如前,仅跑出了2小时38分21秒的成绩,未能跻身前八名。由于未能达到该项目2小时37分的奥运A标,她失去了参加北京奥运会女子马拉松比赛的机会。之后,她转攻5000米和10000米,不过由于在一系列国内选拔赛上表现不尽如人意,最终,她将参加奥运会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在鸟巢上演的“好运北京”测试赛上。
  
  2008年5月25日晚上,“好运北京”测试赛女子500 决不放弃 决不放弃 0米比赛即将进行,在此之前,她已经失去了10000米的奥运参赛资格,这场比赛也就成为她争取奥运资格的最后机会了。在这场事关她的运动生涯的比赛中,她拼尽了全力,战斗到比赛的最后一分钟。但终究实力不济,仅以16分48秒37(第12名)跑完了全程,未能达到奥运B标,北京奥运会也就向她彻底关上了大门。压力、苦闷、委屈一股脑地涌上心头,让她泪洒赛场:“我成绩太差了,可是我真的尽力了。”孙英杰脸上全是泪水和汗水。“我知道能进奥运会的希望非常渺茫,但我不想放弃我的希望。但比赛前一个星期左右,田管中心通知我不能参加比赛,说不够参赛标准。当时我就崩溃了,脑袋很疼,一直在床上躺着。万米比赛前两天,又通知我能跑了。但我身体根本就不行,就弃权了。这个5000米我本来也不想跑了,但怕以后再没机会来鸟巢比赛了,我不想放弃。”孙英杰边说边擦眼泪。“你们可能没法理解吧,我站在跑道上真是百感交集,我状态太差了,我跑到第7、8圈时候就不行了,但那么多人看着我呢,我不能让大家失望。”“我很遗憾,不能以运动员身份参加北京奥运会了,但到时候我一定来鸟巢看马拉松的比赛,希望中国选手能拿到金牌。”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爱情的滋味真甜蜜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爱情的滋味真甜蜜 2008年8月8日,与已经成为残疾人田径教练的汪成荣(其弟子张振获得北京残奥会男子5000米T11比赛的冠军)登记结婚,并在青海购置了房产。同月,父亲孙凤有去世,她赶回老家,为父亲守孝“三七”。
  
  2008年10月,参加了北京国际马拉松赛。比赛成绩2小时57分。
  
  随后,她又参加了杭州国际马拉松赛和南宁国际半程马拉松赛,虽然分别获得冠军和季军,但成绩都不很理想。(杭州:2小时53分08秒;南宁:1小时14分31秒)
  
  2009年4月,她赶赴大连,参加了大连国际马拉松赛,在比赛中,仅仅跑出了3小时20分多的成绩。由于比冠军慢了近1个小时,加之在她入场时,颁奖仪式已近结束,以至于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她完成比赛。赛后,她向记者坦言:“我没料到禁赛的处罚对我的影响会这么大,不仅是体能上的,还有心理上的。禁赛之前,我的训练水平在稳步提升,成绩每年都有进步。但禁赛之后,我一下子跌进了低谷,同时我发现想从低谷中爬出来,太不容易了。这对我的信心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也直接影响了我的训练质量。”
  
  2009年5月,她参加了在苏州举行的第十一届全运会田径项目预选赛暨全国田径锦标赛女子组比赛。在女子10000米比赛中仅名列第25名。奋斗不息 奋斗不息 孙英杰复出以来,曾多次表示2009年全运会后她就将退役。随着时间的推移,离她告别赛场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在这里,让我借用这小小的网络空间,代表所有关心她的人们向她表达一点由衷的祝福吧——“祝愿这个乐观坚毅的姑娘今后的人生之路越走越宽广!”
  
  *本词条主要参考了《孙英杰这几年》(作者:王其)一文,部分语句也引用自该文,在此向该文作者表示诚挚的感谢!
  
  退役之后
  
  2009年10月,因病未能参加第11届全国运动会比赛。
  
  2009年底,向火车头体协递交了退役申请,从而结束了自己长达17年的运动员生涯。
  
  2010年1月2日,中长跑名将孙英杰与丈夫汪成荣在青海西宁举办了婚礼,这也是他们的第二场婚礼,2009年12月20日,他们曾在孙英杰的老家沈阳举行过一场婚礼。
  
  2010年8月8日,孙英杰在青海西宁某医院,产下一名男婴。
  
  北京国际马拉松赛
  
  北京国际马拉松赛是国际田联(IAAF)和国际马拉松及公路跑协会(AIMS)认可的世界高水平马拉松赛事。2009北京国际马拉松赛再次荣获国际田联金标赛事的殊荣,与柏林、伦敦等马拉松齐名,成为全球十一大金标全程马拉松赛事之一(其他金牌赛事分别是:巴黎、大阪、波士顿、汉堡、伦敦、厦门、柏林、芝加哥、法兰克福、纽约)。
  
  孙英杰生涯数据
  
  5000米
  
  14分40秒42(2002年10月12日,韩国釜山)
  
  10000米
  
  30分07秒20(2003年8月23日,法国巴黎)
  
  马拉松
  
  2小时19分39秒(2003年10月19日,中国北京)
  
  半程马拉松
  
  1小时8分40秒(2004年10月3日,印度新德里)
  
  室内3000米
  
  9分19秒28(2002年3月2日,中国天津)
  
  孙英杰人物事迹
  
  1979年1月19日,孙英杰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农村家庭。她的老家,在距离沈阳市南郊苏家屯火车站10公里远的吴家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中期,孙英杰先后在苏家屯体校和沈阳市体校接受训练期间,此时正值孙家经济状况最为紧张的时候。为了给孙英杰凑齐每个月35斤大米的伙食费和60元的住宿费,孙英杰的父亲孙凤有一年到头不停借钱。出身贫寒的孙英杰生活节俭。当年在沈阳训练时,假期里常常徒步跑回10公里外的家。艰苦的生活环境塑造出来坚韧不拔的性格成为她日后辉煌的一个重要的推动因素。
  
  1995年,孙英杰被王德显带走,从此开始了跟随王德显长达11年的“学艺”时光。在训练基地里,孙英杰与外界的联系,甚至包括与家人的联系,都受到了严格的限制。在被栅栏围得严严实实的训练基地的门口,拴着一条大狗,而王德显就住在正对着大门的一间房子中,谁进谁出,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在吃完饭后出去散步,对孙英杰来说也是一件不容易办到的事情。孙英杰说,王德显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就在于怕别的教练把自己挖走。实际上,王德显的担忧也并非多虑。1998年夏天,另一位中长跑名帅马俊仁就曾经亲自带着孙英杰的父母去王德显的山海关基地去要过人,正因为王德显的先见之明,提前将孙英杰“转移”,才使得马俊仁的计划没有得逞。当然,自此之后,对孙英杰的限制就更严格了。此外,王德显对孙英杰的生活的“关怀”也无微不至。比如,不许她穿休闲服装,不许她剪流行发式,要求她读励志书籍等等。关于那些年的经历,按照孙英杰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她生活中的一切,都由师父主宰。除了训练,她不能有任何个人的思想和自由。
  
  ——本节摘编自《孙英杰这几年》(作者:王其)
  
  运动辉煌
  
  在王德显的调教下,经历了大运动量、高强度训练的孙英杰,在1998年终于在大型赛事中崭露头角。2002年,她以优异的成绩包揽了釜山亚运会女子5000米和10000米两项冠军,开始了短暂却又光彩照人的运动辉煌时期。
  
  主要运动成绩:
  
  1998年4月11日,第10届天津国际市民马拉松赛冠军。(2小时25分45秒)
  
  1998年10月25日,第12届大连国际马拉松赛冠军,2小时26分22秒的比赛成绩创造了新的赛会纪录,迄今无人打破。
  
  1999年8月29日,第七届(塞维利亚)世界田径锦标赛女子马拉松第12名。(2小时30分12秒)
  
  2000年4月17日,第104届波士顿马拉松赛第8名。(2小时31分22秒)
  
  2000年10月15日,第20届北京国际马拉松赛亚军。(2小时26分36秒)
  
  2001年10月14日,第21届北京国际马拉松赛暨第九届全国运动会女子马拉松第11名。(2小时29分16秒)
  
  2001年11月,第九届全国运动会女子10000米亚军(31分49秒47)、5000米季军(15分02秒70)。
  
  2002年4月15日,第106届波士顿马拉松赛第4名。(2小时27分26秒)
  
  2002年10月,第14届(釜山)亚运会女子5000米冠军(14分40秒42,排名当年世界第二,打破亚运会纪录)、10000米冠军(30分28秒27,排名当年世界第四,打破亚运会纪录)。
  
  2002年10月20日,第22届北京国际马拉松赛亚军。(2小时21分21秒) 站在世锦赛的领奖台上 站在世锦赛的领奖台上 2003年4月19日,第12届天津国际市民马拉松赛冠军。(2小时25分33秒)
  
  2003年8月23日,在第九届(巴黎)世界田径锦标赛女子10000米比赛中,她在冲刺最后一刻负于埃塞俄比亚的两位选手,获得铜牌,成绩为30分07秒20。8月30日,她又参加了女子5000米决赛,最终以14分57秒01获得第9名(预赛成绩:14分46秒73)。
  
  2003年9月,第15届(马尼拉)亚洲田径锦标赛女子5000米、10000米两项冠军。(5000米:15分48秒42;10000米:32分37秒04)
  
  2003年10月19日,第23届北京国际马拉松赛冠军,并且以2小时19分39秒创造了当时在世界女子马拉松历史上排名第三的好成绩。 欢庆中国人的胜利!
  
  欢庆中国人的胜利!(2张)
  
  2004年4月18日,第24届伦敦马拉松赛第7名。(2小时28分32秒)
  
  2004年8月,雅典奥运会女子5000米第8名(15分07秒23)、10000米第6名(30分54秒37)。
  
  2004年10月3日,在印度新德里举行的第13届世界半程马拉松锦标赛中勇夺女子组冠军。1小时8分40秒的比赛成绩打破了全国纪录。2004年10月17日,第24届北京国际马拉松赛冠军。(2小时24分11秒)
  
  2005年4月17日,第25届伦敦马拉松赛第22名。(2小时42分5秒)
  
  2005年8月,第十届(赫尔辛基)世界田径锦标赛女子10000米第7名(30分33秒53)、5000米第11名(14分51秒19)。
  
  2005年10月16日,第25届北京国际马拉松赛暨第十届全国运动会女子马拉松冠军。(2小时21分01秒)
  
  兴奋剂事件
  
  事件“惊爆”
  
  2005年10月17日中午,在前一天刚刚参加完北京国际马拉松赛并获 孙英杰、邢慧娜、周春秀在比赛中激烈竞争 孙英杰、邢慧娜、周春秀在比赛中激烈竞争 得冠军之后,孙英杰就马不停蹄地赶往南京,当晚就参加了女子10000米比赛。在比赛中,她仅以三秒之差输给了没有参加马拉松比赛、以逸待劳的邢慧娜,获得亚军。仅仅时隔一天之后,她又出现在女子5000米预赛的赛场上,结果她以非常轻松的状态完成了比赛,排名预赛第一。她在连续三场高强度比赛中表现出来的惊人状态引起了不少人的质疑。在看完她10000米比赛之后,来南京采访十运会的国际体育记者协会主席、意大利资深记者梅罗就连称“不可思议”,“通常来说,跑完马拉松的选手,走路都会拉圬,别说再跑万米。”而据这位跟踪采访田径赛事30年之久的专家透露,国际上,这样连续作战的例子,非常罕见,“就是男选手,也做不到!”对此,王德显的解释是:平时他们的训练量就这么大,这些选手早就习惯,“她们每天至少要跑40公里,有时一天2练甚至3练,一次就跑40公里。”
  
  2005年10月21日上午9时,十运会组委会在南京古南都酒店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孙英杰10000米赛后兴奋剂尿检呈阳性,在反兴奋剂委员会认定之后,事实成立。10时,孙英杰和王德显参加了在古南都饭店举行的关于这次兴奋剂检查的听证会,并在半小时后,走出会场,匆匆离去。12时50分,十运会组委会又在南京古南都饭店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国家体育总局、中国奥委会和第十届全国运动会组委会对孙英杰事件的处罚决定:1、取消孙英杰2005年10月17日十运会田径女子一万米比赛成绩和继续参加十运会比赛资格;2、取消火车头体协代表团体育道德风尚奖评选资格,对运动员、相关人员和单位的进一步处罚,将由中国田径协会依照有关规定做出。但是,鉴于孙英杰在十运会女子马拉松赛的赛后尿检中一切正常,因此她的马拉松金牌仍将被保留。
  
  事件曝光之后,孙英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无法理解,也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希望能够开启B瓶尿样检测,还自己一个清白。遭受这个重大打击让孙英杰显得很憔悴:“这件事情给我打击太大了,也太不可思议了,没想到我已经练了10年的体育竟然会出现这种情况,我觉得不可思议,也不可理解。为什么偏偏在这一天之间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化(注:孙英杰16日夺得马拉松冠军的尿检为阴性),这么大的结果,让我无法理解,也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孙英杰现在把希望寄托在B瓶上:“这个结果目前已经公布了,但是我唯一希望就是要求查看B瓶,如果B瓶能证明我一切的话,我会再去努力。”孙英杰甚至表示有人陷害自己:“肯定是有人诬陷,毕竟我马拉松跑得都没什么问题,而在这一天之间就会出现这种问题,我觉得应该让负责任的人给我一个清白,还我一个清白。但是我希望在B瓶检测上能认真去对待这件事情,我希望负责的人,或者是有关领导,能给我们一个说法。”
  
  王德显表示,孙英杰一定是被人陷害了。“我刚到十运会时特别警惕,但是那天我放松了。因为此前每次我都会让一个队员跟着孙英杰,孙英杰要比赛去了她就在屋里看着,但是这次没有,就出现了问题。”孙英杰的教练王德显更肯定孙英杰是受到陷害,并且指出了两个疑点,“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孙英杰在场地做准备活动的时候,有人找她签名,签完字之后还给了她一瓶水,孙英杰也是大意了,把这瓶水给喝了,现在疑点就在这里。我认为这出入就在这里。”王德显同样认为相隔一天尿样就截然不同不可理解:“由于我们16日在北京刚刚查完A瓶尿检,到南京是17日,就隔这一天,我们感到很冤枉,但是我们需要调查,我们需要申诉,反正我们是清白的。”
  
  2005年10月21日下午,十运会组委会兴奋剂检查部副部长、国家体育总局科教司主管兴奋剂工作的综合处处长赵健证实,他们已经收到孙英杰希望对B瓶尿样进行检查的口头申请。
  
  2005年11月4日,孙英杰本人前往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兴奋剂检测中心,在她本人、队医以及火车头体协代表的监督之下,B瓶尿样被开封,检测中心使用A瓶睾酮表睾酮比值的定量方法和同位素比质谱方法对该瓶尿样进行了检测。11月5日,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兴奋剂检测中心得出检测结果,B瓶尿样检查结果与A瓶尿样检查结果一致,亦为雄酮有外源性阳性。11月7日上午,检测中心将最终检测报告送至中国田径协会。
  
  2005年11月19日下午,在北京举行了“孙英杰兴奋剂”事件听证会,历时50分钟,没有得出任何实际结论。孙英杰在教练王德显和火车头体协代表的陪同下,出席了听证会。听证会的召开曾一再推迟,田协一名官员在首次推迟听证会后解释说:“他们要求开听证会的理由太不充分了,没办法只能推迟,让他们再去充实材料。”这次孙英杰一方好不容易说服了田协的领导,却再次因为材料不充分而难以“翻案”。与会的田协竞赛部副主任张永良介绍说:“孙英杰陈述的理由也不全是不合理的,所以我们给她一些时间再去找证据,找到了我们再商议。”同时他承认极有可能会为此举行第二次听证会。孙英杰在申诉材料中未对兴奋剂的检测过程和结果提出任何疑问,问题主要集中于追查“尿检呈阳性的原因”。因为孙英杰一方始终坚持是“误服”,甚至提出“被人陷害”之说,所以要求开听证会并数次补充材料也都源于此。但一名田协官员透露,孙英杰一方极有可能在取证困难的情况下,请司法机关出面解决问题。据悉,孙英杰和王德显在出席听证会的时候比较冷静,得知还需再找证据后也没有激烈的反应。会后两人很快消失了踪影。
  
  诉讼维权
  
  1.基本经过
  
  2005年11月15日,孙英杰向五大连池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于海江对其名誉损害并要求赔偿。五大连池市人民法院于12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12月16日一审判决原告孙英杰胜诉。
  
  据原告孙英杰在法庭上诉称,她于2005年10月17日参加全国第十届运动会女子1万米比赛后,按照规定进行尿检。2005年10月20日,中国第十届运动会组织委员会、中国奥委会反兴奋剂委员会宣布孙英杰违反《禁止在体育运动中使用兴奋剂的暂行规定》使用了外源性雄酮,被中国第十届运动会组织委员会取消了万米第二名的成绩,并取消继续参加第十届全国运动会其他项目比赛的资格。
  
  此后,孙英杰委托国家女子中长跑队主教练王德显对与此有关的人员进行调查,发现青海省体工队运动员于海江在孙英杰不知情的情况下于2005年10月16日中午私自在孙英杰平时习惯饮用的猕猴桃果汁饮料中放入被告自己服用过的“强力补”。
  
  原告孙英杰在庭审中认为,在2005年10月16日参加北京国际马拉松比赛暨全国第十届运动会马拉松比赛,赛后例行的尿检正常,并没有外源性雄酮。事隔33小时在第十届运动会女子万米比赛后却发现了兴奋剂,因此被告于海江的“强力补”是造成原告孙英杰被处罚的直接原因。原告孙英杰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于海江在全国性报纸上公开向原告孙英杰赔礼道歉,判令被告于海江赔偿精神损害费3万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于海江在庭审中承认事实是他造成的,辩称动机是出于想帮原告孙英杰。于海江在法庭说:“我就是出于想帮她,因为孙英杰是我心中的偶像。可以说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我的心,我对她特别痴迷,特别崇拜。”
  
  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孙英杰系中国火车头体协体育工作队运动员,国家女子中长跑队队员。王德显系国家女子中长跑队教练员。王德显之弟王德明系被告于海江的教练员。被告于海江系中国青海体育工作队运动员。原告孙英杰于10月16日前来北京,住在教练员王德显家中。于海江、程乾育、李壮、杨威峰4名队员也于10月16日早去王德显家用餐。早餐过后原告孙英杰开启一瓶猕猴桃果汁,并饮用两纸杯。剩余果汁放在桌旁的纸箱上。然后去参加比赛,孙英杰同时取得北京国际马拉松赛暨全国十运会马拉松赛冠军。赛后“兴奋剂”检测正常。10月16日中午被告于海江去王德显家取箱子。王德显家只有保姆裴丽杰一人在家。听保姆说“孙英杰取得了第一,但到终点累得坐地上了”。于海江乘保姆做饭之机将自己平时服用的药物胶囊(强力补)取出7~8粒,掰开将药粉放进10月16日早孙英杰所剩的猕猴桃果汁瓶中。然后,于海江返回山海关的训练基地。当天下午3时许,孙英杰回到王德显家中,饮用了早晨饮剩的猕猴桃果汁饮料,并于17日早将剩余的果汁喝掉。随后乘飞机赶往南京参加当日的十运会万米比赛。在10月18日十运会组委会实施的兴奋剂检查中,孙英杰A瓶尿样检测呈外源性雄酮阳性。
  
  对于“强力补”的来路,于海江在法庭上说,药是他在北京天安门附近的一个厕所里挂在挂钩上的一个蓝色的包里拣的,自己以为是补药,并不知道是兴奋剂,不过吃过几次后感觉身体很有劲,于是当时就想到放进孙英杰喝剩的饮料中,暗中帮助偶像。同时也有好奇心作祟。
  
  五大连池法院认为,被告于海江擅自在原告服用的饮料中放入竞技体育运动中禁止使用的兴奋剂,致使原告孙英杰在十运会万米比赛后尿样检查呈外源性雄酮阳性,原告孙英杰因此受到处罚,部分媒体公开进行了报道,损害了孙英杰的名誉,破坏了孙英杰在公众中的形象,侵害了孙英杰本人的名誉。
  
  五大连池法院一审判决支持原告孙英杰的诉讼请求,被告于海江在国家级报纸上登报公开向原告孙英杰赔礼道歉、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偿原告孙英杰精神损害抚慰金3万元及诉讼费。登报内容需经法院审核。
  
  一审判决后于海江表示可以当面向原告孙英杰赔礼道歉,但不能接受媒体向外公开此事,精神损害赔偿费也无能力承担,并表示有可能上诉。
  
  2.背后真相
  
  该案公开后,被告于海江关于“强力补”来自北京市天安门附近一个公厕的供述,令舆论一时哗然。孙英杰感觉到,之前一直对她抱着同情、惋惜心态的社会舆论,开始不可逆转地向着怀疑、愤怒的方向发展。在那些成千上万的愤怒的公众中,有一个便是孙英杰的父亲孙凤有。孙凤有通过电视看到这一消息后,给孙英杰打来电话,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孙英杰告诉父亲,“我也不知道,领导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据孙英杰称,孙凤有随后在电话中将火车头体工队领导和王德显一顿大骂,“你们做这些事情有没有经过脑子想想?这样的事情,三岁小孩都骗不过。”孙英杰说,状告于海江根本不是她的本意,时至今日,她对为什么要告于依然一知半解。当年,有领导告戒她,“该问的就问,不该问的别问”。
  
  最终处理
  
  2005年12月19日14时,中国田径协会在国家体育总局田径管理中心召开新闻发布会,就五大连池法院正式判决于海江擅自在孙英杰服用的饮料中放入兴奋剂,损害孙英杰名誉的侵权行为成立作出正式表态:中国田协对孙英杰的两年禁赛处罚不会因为法院判决而改变,一旦中国奥委会反兴奋剂委员会批准田协的处罚决定,孙英杰的禁赛就将正式生效。
  
  2005年12月23日,从中国田径协会获悉,近日有媒体发布孙英杰二次听证申请被田协驳回的报道,中国田径协会副主席沈纯德表示:孙英杰到目前为止没有提出要求召开第二次听证会的要求,更谈不上“被田协驳回”。关于孙英杰违反兴奋剂问题中国田协已经与国际田联有所沟通,国际田联表示坚决支持中国田协已经作出的处罚决定。
  
  2006年1月12日,国家体育总局正式确认了中国田径协会就火车头体协运动员孙英杰及其教练王德显违反中国反兴奋剂规定一事给出的处理意见。按照中国田协处罚决定,孙英杰被停赛两年并罚款1万元,停赛期为2005年10月20日至2007年10月19日,主管教练王德显因第二次违反反兴奋剂规定被终身禁赛并处以个人罚款1万元。孙英杰所在单位火车头体协也被给予警告处分并需负担20例兴奋剂检测费用。孙英杰如要停赛期满后恢复比赛资格,停赛两年期间必须接受4次兴奋剂抽查,如不按时接受检查,也将终身禁赛。另外中国田径协会表示,在对孙英杰和王德显作出以上处罚决定的同时,孙英杰的国家田径集训队运动员资格以及王德显的国家田径集训队主教练资格也被随即取消。
  
  主人公心声
  
  孙英杰说,那是一段“想死死不了,想活又没法活”的岁月,“2005年10月19日,我还在天堂;第二天,就掉进了比十八层还要深的地狱。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来自内部的指责和外部的质疑,铺天盖地向孙英杰涌来,每一句话都是一柄锋利的剑。绝望中的孙英杰选择了躲避:不接触人,不接触电视,不接触报纸,不接触网络。孙英杰把自己锁进一个屋子,成天望着天花板发呆。孙英杰说,发呆是一种最好的发泄方法,一发起呆来,脑袋里就一片空白,那时候特别舒服。让她痛苦不堪的是,她不能总是沉浸在发呆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头痛,心痛,浑身上下都在痛,这时候就会想到去死,去自杀,但是骨子里又不想放弃,生活才刚刚开始。
  
  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入2006年,孙英杰的情绪已经开始逐渐平复下来了。“进入2006年以后,我的心情比去年后半年好了很多,有一种轻松的感觉。而且这段时间自己刻意不受外界干扰,也正好冷静一下,想想自己今后的安排。”刚刚过完元旦,孙英杰和爸爸还一起去爬了长城,“新年要有一个新气象,我就是在长城上下了决心,一定要坚持到北京奥运会,用最大的努力来证明自己的能力。”“最近我一直在坚持训练,就是前两天无意间受了点小伤,所以休整了一下。”孙英杰说:“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今年春节我肯定回家,和家里人好好过个年,然后等一开春,我就回火车头体协,继续跟着王指导按照计划训练,至于禁赛期间的几次药检,我肯定不会缺席,也不会再出什么问题。”
  
  ——本节主要摘编自《孙英杰这几年》(王其)、《证据不足翻案受阻 “孙英杰案”尚需二次听证》(海峡都市报:京文)、《孙英杰未要求二次听证 田联尊重田协处理意见》(华奥星空:保罗)、《田协表态:孙英杰仍禁赛两年王德显处罚也不变》(华体网专栏)、《孙英杰兴奋剂事件的前前后后 其间存在许多疑点》(大众网:阎小娴)、《马拉松后跑万米孙英杰尿检呈阳性》(扬子晚报:钱旭、李小晨)、《最终处罚 孙英杰停赛两年王德显终身禁赛》(东方体育日报:吕日明)、《孙英杰兴奋剂案童话般的解释》(红网综合,涂昊编辑)
  
  讨薪风波
  
  风波缘起
  
  孙英杰父母在家中接受媒体采访 孙英杰父母在家中接受媒体采访 孙英杰在去年十运会兴奋剂事件之前,与郭萍、艾冬梅几名师姐的遭遇是一样的,不仅从来没有看到过自己的工资卡,连自己这些年在火车头体协和国家队的奖金是多少都不清楚。兴奋剂事件之后,孙英杰面临的是两年的禁赛,而她的教练王德显更是将要被终身禁赛。在这种情况下,孙英杰认为自己很可能要提前退役,这个时候必须是向王德显讨要自己的巨额收入,为下半辈子做打算了。
  
  当然,孙英杰向王德显讨薪的行动其实在兴奋剂事件之前就已经开始了。2005年9月,孙英杰就开始向王德显要钱。在那段期间,孙英杰的父亲孙凤有还曾多次去山海关基地和王德显商谈此事,但每次得到的都是王德显这样的话——“你女儿的钱我暂时保管,等她真的退役了,我再给他。”关于孙凤有对女儿应该得到多少钱的提问,王德显回答:“不清楚。”
  
  2005年12月中旬,当《足球——劲体育》记者去孙英杰家采访兴奋剂事件时,孙英杰的父母向记者道出了他们讨薪的艰辛。孙凤有说:“女儿从小就跟着王德显,这么多年就从他手里拿几万元钱,那还是上次我患癌症动手术时给的。至于英杰这么多年到底应该得到多少钱,我们只知道几次世界马拉松大赛的奖金和火车头体协在2001年九运会时奖励给孙英杰在北京的一套房子,但是我们要了这么多次就是不给。”说着说着,孙英杰的父母情绪异常激动,孙母哭着说:“2005年年初的时候我女儿向王德显要钱,王德显不但不给,反而当着所有队员的面打我的女儿,最后打得我女儿在桌子底下躲了一个多小时。”
  
  听到世界冠军孙英杰悲惨的遭遇后,孙英杰讨薪的事件便被曝光出来。结果此事引起了全国上下的关注,王德显的态度也有了180度的大转弯。王德显主动找到孙英杰说:“你告诉你的家人,不要接受采访了,你的所有奖金我都会给你。另外你得公开表态,你要钱我并没有不给你。”
  
  附录:关于王德显拿钱给孙英杰父亲孙凤有治病的经过
  
  2003年初,已患肝癌的孙凤有给女儿打了一个电话,希望她能回家看一看。孙英杰母亲说:“她爸已经得病了,这个时候她如果能回来,那么她爸心情也能好一些啊,对于病情恢复也有很大的帮助。另外,我也想这次女儿拿了两个(釜山亚运会)冠军,至少也能带回几万块钱,给她爸治病吧。可是谁知孙英杰就带回5000块钱。没办法,孙凤有又给王德显教练打了个电话要钱。当时我女儿就跟王德显说了,‘如果不给钱,我就不回去练了’,在这种情况下王德显才让他的侄儿过来一趟,并带来了2万块钱。”
  
  孙母接着说:“我女儿回去了以后,王德显便痛打了她两个多小时,所有围观的队员没人(敢)拉,我女儿无处可逃都钻到桌子底下了。那次,我女儿趴下养伤就养了一个月,是在他(王德显)妈家养的伤。从那以后,我们不敢再提要钱的事儿。”
  
  孙母说:“我们从报纸上得知孙英杰受伤了,就去了山海关。可是王德显却对我们说,没有什么事,孙英杰的伤早就好了。我说,当妈的总该可以见见自己女儿和她聊聊天吧。在离开时,我是从(孟姜女)庙那哭到山海关火车站的,作为教练,打我女儿俩嘴巴子、踢两脚也就算了,可是哪能那么咣咣地打,我女儿现在头还痛。”
  
  “我们不能乱说话啊!我们这边要是说了什么,那么他马上就收拾我女儿!”
  
  骤然升温
  
  2005年12月23日,沈阳今报以“谁动了孙英杰的钱包”为题对孙英杰讨薪风波进行了深度报道之后,众多媒体纷纷转载,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根据该报道,从2000年至今,孙英杰在各种国内外大赛中赢得奖金400多万元人民币,其中孙英杰应得奖金260多万元(含北京一处房产),但据孙英杰父母透露,到2005年12月21日为止,孙家只拿到10多万元,其余的钱大多被孙英杰的教练王德显控制。
  
  12月23日半夜,孙凤有夫妇接到了有关方面的电话,并于第二天悄悄抵达山海关,当时王德显就承诺要返还部分奖金及其房产(但还给孙英杰的房子不是北京市中心13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而是五环以外只有70多平方米的小房子)。可以肯定地说,媒体的报道大大推进了孙英杰讨薪事件的进展。
  
  12月25日,王德显带着孙英杰突然接受央视专访(有的报道说是“北京一次小范围的媒体见面会”),在媒体面前公开“辟谣”。在此之前,他们“失踪”了整整两个月。专访中孙英杰表示:“我和王导的关系很好,一些小报报道的事实并不准确。”她希望关于他俩的新闻关注就此为止。
  
  事后孙英杰的父亲孙凤有还是马上给记者打了电话,他说:“现在王德显答应还钱了,但他让我们必须在电视上还他‘清白’,我家孙英杰说了违心的话,你们别在意,我们真的很感谢你们这些媒体。”他还曾表示:“英杰不能陪王德显终身禁赛,我们也该到了与他划清界限的时候了!”12月26日,有记者再次赴孙英杰家采访,孙英杰母亲通过大量事实列举王德显对孙英杰的罪状。一是王德显动不动就殴打孙英杰,而且出手非常狠,以至孙英杰落下了头痛的后遗症。二是王德显克扣孙英杰的奖金。孙母多次提到当孙家需要用钱时,孙英杰竟然拿不出足够的钱,而不得不向王德显索要本该属于孙英杰的钱。孙母甚至说,孙英杰几乎所有的工资和奖金都不在自己手里,而她本人也不清楚这么多年到底挣了多少钱。
  
  圆满解决
  
  1.官方表态
  
  12月28日下午在京召开的媒体通气会上,田管中心副主任冯树勇就孙英杰奖金被克扣一事表态:“我们非常重视运动员的奖金落实问题,因为以前曾经出现过类似的问题。我们给每个运动员都办了属于他们自己的银行卡,所有比赛奖金、出场费、训练津贴等,都及时通过银行转入他们的账户,并且确保银行卡在他们自己的掌握之中。因此,田管中心绝对没有克扣、截留运动员报酬。”至于那260万元的奖金总额,冯树勇表示:“我根本不知道这个数字是如何计算出来的。我看到报道中计算得很详细,但我不明白这是如何得出的,田管中心从制度上已经保证运动员的各类资金不会被其他人或单位侵占,不被上一级领导截留。”关于孙英杰“被毒打”的消息,冯树勇说:“第一,我没有见到过孙英杰被打;其次,孙英杰也没有向我们反映过类似的情况,所以我没有办法作任何评论。”
  
  2.曙光初现
  
  同日,媒体继续推出孙英杰讨薪事件报道,结果当天晚上孙凤有便携孙英杰的妹妹火速抵达山海关,与王德显见面。“孙英杰的奖金事件”完全趋于明朗化。王德显与孙凤有再次详细地谈讨了奖金的事件,并且最终双方很快达成一致,据孙凤有透露,王德显将很快返还给孙英杰60万元。在12月30日田管中心的新闻发布会上,孙凤有也表示对这个数目感到满意。
  
  在火速解决了与王德显之间的奖金风波之后,12月29日下午孙凤有又悄悄地到了北京,并与田管中心的相关领导见了面。当时全国很多家媒体都在猜测孙凤有的去向,然而此时的孙凤有心情已经好了很多,他知道孙英杰的奖金事件将很快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接下来,对于孙家来说,他们期待的就是孙英杰在国家队的那笔奖金及火车头体协所奖励的住房有一个明确的说法。那天晚上,孙凤有其实已经与火车头体协及田管中心的有关领导初步交换了意见,孙英杰的奖金事件距离一个圆满的结局已经越来越近。
  
  3.四方会议
  
  12月30日上午,孙家与王德显、火体协领导及田管中心的领导正式召开了一个“四方”见面会。在会上,田管中心有关领导带着财会工作人员、火车头体协领导也带着财会人员为老孙一笔笔算账,最终“孙英杰的奖金事件”以惊人的速度结束了。田管中心、火车头体协最终确定孙家将得到60万现金卡和位于北京五环以外的一套70平米住房(其中不包括田管中心替孙英杰保存的国家队比赛奖金)。王德显在媒体面前尽管始终保持沉默,不过最终他还是很快解决了他与孙家之间最重要的奖金问题。一直替孙英杰保存国家队比赛奖金的田管中心也在当天让孙英杰及孙凤有心中有数了(详情请见“新闻发布会”部分)。
  
  4.新闻发布会
  
  12月30日下午,孙英杰和父亲孙凤有在田管中心就孙英杰“奖金消失”召开新闻发布会,在这次发布会上,孙氏父女对“奖金消失”问题进行了澄清,但是处于争议漩涡之中的王德显并未出席。
  
  在此次发布会上,孙凤有一再表示奖金没有问题。他说:“哪个比赛多少钱,我女儿以前是不清楚的,一概糊涂,因为她脑子里就三件事:比赛、训练、名次。今天我到北京来,田管中心领导、财务人员一笔一笔给我们算,领队胡启民也给我介绍好几回情况,对我们有很满意的交代,从2003年1月国家队正式成立,我女儿正式归国家队管以后的钱,都非常清楚。”他还郑重表示:“我要正式宣布的是奖金没有问题。王德显跟我说了,在他手上的钱一共有四个卡,孙英杰的工资加比赛奖金一共将近40万元,加上铁道部十运会要奖励的20万元,应该是将近60万元,还有一套九运会奖励的住房。王德显不是贪心的教练,他说明天就把卡给我。关于有人统计的260万元的说法并不属实。”他还说:“我在这里正式告诉大家,我们的钱一分没少,就连我们没想到的钱国家都给保管好了!不但我们放心,所有的运动员,都放心吧!”孙英杰也表示:“我要的是冠军,全国冠军、世界冠军,相信领导,相信组织,相信国家。”
  
  对于孙母所说孙英杰被王德显毒打一事,孙凤有父女承认王德显确曾打过孙英杰,但两人都表示并未打得那么重,只是没文化的母亲心疼女儿信口开河产生了误会。孙英杰说:“我以前比较贪玩,练不好就想放弃,有惰性。王指导也是恨铁不成钢。有时候我不听话,王指导生气,就推一下什么的。”孙凤有说:“今天我才知道,不兴教练打队员。之前我没怨言,我女儿也没怨言。王指导为了我女儿出成绩,就是打、骂也是为了她好。这事我没其他想法。王指导这不算啥,要依我的脾气,打得还狠!”
  
  除了王德显返还孙英杰的奖金外,田管中心为孙英杰保管的奖金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不过在新闻发布会上孙凤有并没有透露具体的奖金数额,他只是说:“孙英杰在国家队期间的比赛奖金总数我也看到了,数额超乎我的想象!”孙凤有透露:“今天罗(超毅)主任说了,把你的钱好好算算数,拿回去吧。我说:我不算!我也不取!等我女儿2008年打败了埃塞俄比亚那几个选手,我挺着腰板到这儿取钱来!”
  
  另外,孙英杰在会上透露了自己曾有轻生的念头,她说:“在被查出兴奋剂后,有一段时间我根本无法承受压力,曾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就想离开这个世界。不过现在我想通了,尽管要禁赛两年,但是我还要继续练下去。我依然渴望将来能进国家队,能够在北京奥运会上夺得金牌。”孙英杰还表示将继续跟王德显练,她说:“王指导带了我这么多年,恩重如山,可以说胜过我父亲。”(关于孙英杰这句话的另一个比较完整的版本是:“我和王导(王德显)的关系很密切,甚至比父亲还要亲。另外从此之后,我也希望媒体放过我,我也想过个好年。”)
  
  新闻发布会之后,孙英杰与父亲孙凤有、妹妹孙英丽一起面带微笑地走出田管中心。“讨薪风波”宣告平息。
  
  ——本节主要摘编、参考自《谁动了孙英杰的钱包?》(沈阳今报:隋晓光、钱建辉)、《"钱包"事件引发多方关注 市民:呼吁奖金透明制度》(沈阳今报:隋晓光)、《孙英杰奖金事件速决》(海峡都市报:佚名)、《孙英杰父女昨开新闻发布会口风突变》(温州晚报:何颖)、《孙英杰父亲:奖金没问题 王德显不是贪心教练》(浙江在线-今日早报:王俊)、《孙英杰讨薪曾遭王德显暴打》(北方晨报)、《孙英杰母亲谈王德显案:他是把自己向绝路上逼》(足球-劲体育:刘洋)、《从钱包门到被打说幕后 孙英杰事件添疑问》(解放网-新闻晨报)、《孙英杰父母控诉王德显:与他划清界限的时候了》(华商报)、《就孙英杰“奖金被扣”田管中心出面澄清》(解放日报:严子健)
孙英杰